H2S

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

【韩叶】一块钱的戒指

没啥可说的就 @织言  一下
算是红楼番外吧(懒得说paro了
时间是wen革结束后并不是现在

——

又是一年夏至,叶修把韩文清出门前洗好的汗衫晾到院子里的竹竿上。

韩文清今天就一节大课,过不了晌午就能回来。

叶修趁着接水的功夫去小菜圃里揪了半筐黄瓜和西红柿。说是菜圃,其实不过就是顺着院墙边整出几趟地方来,平时随手薅点菜方便些。

端着个盆往院门口走,一个没留神脚腕正磕在自行车的脚蹬子上,叶修呲牙咧嘴的把盆在大门过道里放下,转身把那除了铃不响哪都响的破烂玩意儿搬到墙角里凉快去了。

等给黄瓜擦了丝儿,西红柿切了丁,日头已经高了起来,门口老槐树上的知了又开始叫个没完。

叶修从马扎上起来,回屋凉上两茶缸白开水。从柜子里拿了麻汁用勺子挖出一点,拿水拌匀了,和黄瓜丝儿一块摆在院里的小桌上,用网笼盖起来。

今年新买的蒲扇拿着还不大舒服,有点硌手心。叶修瘫在藤椅里把拖鞋一蹬,脚担在下边小板凳上,一边看刚淘回来的大字抄本,不为别的,就为省眼镜的麻烦。

阴凉地里觉不出热,但还是难免给热气熏得有些昏沉,没翻几页叶修就干脆把书往脸上一盖,仰头打盹。

韩文清拎着报纸和两根胡萝卜咸菜推开院门的时候,就看见这么一副景象——菜圃里半熟的茄子荡悠过来荡悠过去,小桌上的网笼底下罩着菜和两杯白开水,一边藤椅上的叶修听他进来的动静猛的坐起来,脸上的书拍到地上,吓的几只圆滚滚的麻雀扑棱着翅膀飞回墙头。

还没醒盹的叶修迷瞪着眼去接韩文清手里的东西。

“早上忘给你说家里没胡萝卜咸菜了——哦哟不得了,福至心灵啊韩老师?”

“出校门正好看见个摊子。”韩文清说着伸手揉了把叶修的头发,“去把咸菜切了,面我来下。”

哈欠连天着把胡萝卜切了,叶修拧开水龙头洗了把脸,回屋收拾下午的教案。有支钢笔不知道塞哪去了,叶修拉开书桌抽屉翻翻找找,钢笔没找着,到是摸着个小布包。叶修饶有兴趣的拆开,里面是一只戒指。

叶修试着戴了戴,有点大,不过还凑合。形状实话说不太好看,乍一看和个铁圈差不多,里面还能看见一条歪七扭八的接缝,不知是什么材料的,有点发白。

转头往院子里撂一眼,见韩文清正拿着个笊篱给热气腾腾的面条过凉水。

“收拾完了就出来吃饭,待会面黏糊了。”

叶修应了一声,把戒指戴上,大大方方的坐下,伸手去夹笊篱里的面条。

韩文清看了眼叶修手指头上的戒指,接着给自己和叶修各舀了一勺麻汁,“戴着大吗?”

“还行,等着拿线缠两圈就正好了,哪弄来的?”

“她们说今年的一块钢镚里银多,能打戒指。”

“她们?”叶修举着筷子看手上锃亮的戒指。

“就班上那些女学生。刚才下课早,我想着就花六块钱打了一个,你筷子快戳我脸上了,好好吃饭。”

“是是是。”

叶修埋头扒着面条,忍笑忍得肩膀乱颤。

“老韩你还别说。”

“这戒指跟钢镚一样亮。”

“挺好看的。”

—番外END—

收拾东西翻出来一只硬币打的戒指^L^

刚才我妈给我说,钻戒这个东西,可以不带但必须得有,而且女人自己买钻戒就等于块石头,只有别人买了送给你,才是好看的戒指
深表赞成OwO

评论(10)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