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凉到透透的

但求能去趟cp
词不达意,很是不爽,就想着招财进宝

【火有汤草】SCP日本分部的那些事 1

paro/SCP基金会 设定戳我

火有汤草/HE日常向/脑子发热产物

他们属于作者和彼此OOC属于我

—第一章—

“天王寺博士!拜托您不要再把西红柿和苹果摆在走廊里了!这不是苹果和西红柿间距一不一样的问题,谁踩到都会摔得很惨的!总之绝对——不行!”

“喂喂,有栖川,昨天是你动了我的达摩吧?最起码的互相包容呢?”

第七研究室研究员——天王寺响,油豆腐狂热爱好者,外表看上去与正常人类唯一的不同之处就是他没有脑袋,脖子以上是一只掏了两个洞的纸袋,不知道声音是从哪里传出来,听起来有点发闷。

“牛皮袋先生,您是在基金会给我讲美德吗?而且我真的只是不小心碰倒了您的达摩而已,压根没有把它怎么样吧!”

“无论如何离它们远一点,昨天可是花了我一小时才把你碰倒的那只擦干净,哦对了,提醒你一下,1832的档案今天上午十点可就是死线了哦,再拖下去片桐先生也救不...啊不好!”

上一秒还在喋喋不休的天王寺博士突然想起来什么大事,用毫不亚于096被看了脸之后跑去杀人灭口的速度冲向食堂。

实验记录员——有栖川有栖,本周第七次蹲在地上收拾四处乱滚的苹果和西红柿。一边翻白眼一边发誓只要天王寺再做出一次同样的事就立马把他扔进682的盐酸池子里给蜥蜴大爷下饭。

一只印着西瓜花纹的沙滩球灵活地绕开地上的蔬菜水果穿过走廊,在路过有栖川脚边时放慢速度停了下来。

“早上好,有栖川。”

有栖对沙滩球露出微笑,“早上好宇喜田博士,您的这身夏装改造的可真不错。”

“是吗?而且非常凉快呢。对了,麻烦你替我向火村老师问声好,之前他帮忙拍的那张照片我非常喜欢,正想着要不要加进人事档案里去呢...啊抱歉,实验快开始了,先走一步,待会见。”

有栖目送着沙滩球渐渐滚远,挠了挠后脑勺,准备先去解决早餐问题。

起身走出几步迎面碰上头发蓬乱,身穿灰色风衣的教学部培训员——火村英生,嘴里叼着一支没点着的烟,正没精打采地倚在拐角处的墙上看着自己。

“真慢啊,有栖。”

“哇!吓人一跳,你一直在那站着吗?”

“准确来说,天王寺的苹果摆好之前我就已经站在这里等你了。所以说大叔工作完要记得放松眼睛啊,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基金会的眼科出了名的贵。”

“得了吧,专门站在这么隐蔽的地方等人还真是辛苦同为大叔的你了!”

“大早上就要听两个关西腔在走廊里吵吵闹闹才是真的让人头疼呢。”

有栖歪头理了理过长的额发,突然上前一步抓住火村垂在身侧的手腕,用攥碎关节的力道把某人拽出去两步。

“走走走我都饿瘪了,快点吃饭去——”

火村低头看向被攥住的手腕,眼中划过一丝别样的情绪。五根手指像是集体脱离大脑控制一样扣住了有栖川的手。

有栖的脚步一顿,条件反射似的把手飞快的抽了回去。火村不动声色默默收回了手,虽然是预料之中的反应,喉咙还是泛起一阵苦涩。

想把现在这样的关系,再进一步。

多年的默契让两个人都一语不发的等待对方的下一句话,于是两人一个看地板一个看天花板,隔着半步的距离沉默着。

诡异的气氛就这样一路延伸到餐桌上,有栖端着餐盘,看向神色平淡如常的火村,终于忍不住开口,“火村,我——”

下半句话还在喉咙里犹豫的翻滚,一声锐鸣划破了清晨宁静的空气。

“警报,site17收容失效,请无关人员立刻撤离到安全区域,警报,site17收容失效......”

火村扔下勺子,绕过餐桌把还没反应过来的有栖川从椅子上一把拉起来,两人随着人群撤到标示安全的房间,确定门完全合好后,在角落里蹲了下来。

这种程度警报既算不上严重,也一点也不稀罕,人们继续三三两两的扎堆聊天,习以为常的等待警报解除。

不知道为什么,有栖自从跑进来之后就抱着膝盖一双眼不知道在看哪,脸色也有些苍白,看起来三魂六魄没一个在家的样子。

火村有些疑惑但也只好担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安慰,“这里很安全,别担心,待在这等重新收容完毕就可以出去了。”

然而有栖没有回应,火村关切的又凑近了些,发现有栖皱着眉头小声嘟囔着什么,于是干脆把耳朵贴了过去。

“拜托千万不要去办公室闹腾啊碰坏了电脑可怎么办昨天文档还没拷下来...不会这么倒霉的吧...再交不上报告一定会被那些没人性的扔出去喂蜥蜴...啊啊啊不要啊.
!”

火村忍着笑出声的冲动揉了揉有栖的头发,果然是又被逼到死线了,不到最后不拼命的老毛病也该改改了。

看来这个大概算是个小礼物的东西只好提前一点和有栖见面了。

“报告很急吗?”

“虽说只剩结尾和校对了,可是天知道这警报什么时候才能解除...”

“现在开始还来得及吗?”

“来得及是来得及...可是这会回不了办公室昨天也忘了拷下来,这...完全不行啊!”

火村笑了笑,把有栖从地上拽起来。

“那走吧。”说着拿出一张红色权限卡在左手边的门上刷了一下,门缓缓打开。

“诶?不是等会,这门要四级权限吧?你不是三级卡吗?你什么时候——”

周围几个人把目光投向这边,火村竖起手指压低了声音。

“小声点,这是我想着以备不时之需弄来的。”

门自动合上,鉴于基金会职员绝不管闲事的强烈求生欲,门外的人自觉收回目光开始继续聊天。

“趁你周末公休的时候我拜托宇喜多给你的电脑装了个小程序。”

火村把有栖领到电脑前,登录系统内网,点开一个文件夹,接着输入一串密码,打开是密密麻麻的文档。

“这里会同步存储所有你在办公室电脑上编辑过的文件,就算哪天你犯迷糊忘了保存,从这也能一个字不落的找回来,文件夹密码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天,你应该记得吧?”

火村憋着一口气说完才低头看向有栖川,发现记录员先生情绪露出两颗虎牙,冲他笑得很是灿烂,眼睛很亮很亮。

“真没想到你个粗神经能做到这个地步!帮大忙了!”曾屡次因忘记保存而崩溃掉的有栖川此时内心真的是无比快乐。

火村在心里叹了口气,真的有这么惊喜吗,完全不在乎密码什么的啊...

“给你说过多少次了,我内心很纤细的,好了,快开始吧大作家。”

火村摇摇头,转身打开换气扇点起一支烟,凑到嘴边。看着有栖的背影,有些无奈的想,是不是就保持现在...

...现在的关系也不错?草薙缓缓睁开眼,停止了漫无边际的胡思乱想,从床上翻身起来,侵袭着太阳穴的钝痛并没有因为睡眠消失。打着绷带的右肩依然很疼,纱布上能看见渗出的血迹。

啊啊,好像不太妙。

还是去医务室看看吧。

一周前的收容事故中因肩背受伤换来了不可多得的假期,可惜不能喝酒,行动也很不方便。除了火村和有栖川来探望他的一个下午,只能无聊地裹着被子缩在床上,放任自己在记忆的迷宫里乱窜。

上个月的画面还历历在目。

草薙奉命带着一支由特工和特遣队员组成的临时队伍去往怀俄明州执行任务。

他不是第一次踏上美国的土地,但这也的确是汤川去了纽约分部后的头一回。

草薙看着车窗外飞闪过的景色,觉得此时自己和汤川相隔的距离,远比怀俄明州和纽约间的1929英里还要多的多。

“草薙?”同行的特工Barclay从副驾驶探过头来拍了拍草薙的肩。

“抱歉,有点走神。”草薙收回目光,低下头开始检查弹夹。

还是等活着回来再想这些事好了。

任务地点是一栋位于郊区的单层农舍,周围已经被基金会改造成了化学工厂来掩人耳目。

看着地上那些失去心脏的动物尸体,草薙感到一阵强烈的不安,他皱了皱眉,踏进那扇黑漆漆的门里。

然而他们还是把这次任务想的太简单了。

这绝不只是一间小小的农舍,这里似乎连接着混乱的时空,各种不相关的东西混杂在一起。Barclay发誓他看到了自己高中时用的旧壁橱,连上面的格子花纹都一模一样。

每个房间里都有通往其它房间的门,但目前为止他们没有找到任何一扇门可以离开这栋房子。

而入口早已在身后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一开始几个人还在互相着开玩笑在房间里乱转着。但从Obrien的心脏被一个将近两米高的黑色怪物从胸腔里取出来的那一刻起,一切就向着不可收拾的方向飞奔而去。

那些怪物似乎看不见黑暗或阴影中的物体,越暗的地方也就越安全。第三个人牺牲后他们终于发现了这个苟延残喘的机会,于是所有人关掉了随身光源。

几个小时后。

草薙整个人蜷在一个狭小的衣橱里,紧攥着手枪的指尖已经微微发麻。

他在之前的一个房间和Barclay走散了,衣橱对面的区域透出微弱的光线,影影绰绰的人形怪物不时出现在房间中,又消失在周围一扇扇的门里。尚在抽搐的心脏碰溅出的血花落在地上,留下一条条纵横斑驳的痕迹。

他不知道自己刚刚听到的那声惨叫是幻觉还是事实,也不敢再想下去。

衣橱内的空气已经变得浑浊,身上的的防护服被层出不穷的冷汗打透,草薙感觉自己的嘴唇正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亲眼目睹同伴凝固的扭曲面容让草薙也真切的感到胸口一阵剧痛,几乎让人喘不上起来。

与其在这里等死——

他给手枪换上最后一只弹夹,把衣橱缓缓拉开一条缝,下一秒脚下发力,冲进了离自己最近的门里。

进到门里的一瞬间,四周漆黑一片,心脏也还在左肋下疯狂的跳动,他赌赢了。

草薙小心的摸黑走了两步,突然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贴上他的额头。

是一片樱花的花瓣。

草薙刹那间就明白从进到这开始心中那股强烈的熟悉感来自哪了。

自己就是站在这条樱花道上,收到了汤川的最后一条短信。

这一切似乎并不是幻觉,连风吹到脸上的感觉都和记忆中的那天一模一样。

但草薙一点也不敢确定自己是否是清醒着的。

樱花烂漫的粉色在黑暗中隐约可见,能听到风吹过花瓣的窸窣声。

他几乎忘记了自己随时可能倒下死去的事实,只是沉默的看着周围无比熟悉的景色,不知不觉中走到了樱花道的尽头。

等回过神来,草薙发现自己正站一条长长的走廊上,四周一片寂静。

斑驳的地板,落着灰尘的楼梯扶手,昏暗的光线中弥漫着实验室的独特味道。

草薙不由顿住脚步,睁大双眼愣在原地。

门口的告示牌上的字,即便在黑暗中难以辨认,他也能在脑海中想象出那两行字的一笔一划。

  第十三研究室

研究员     汤川学

手搭上门把手,却怎么也按不下去。

草薙一直认为汤川多少是明白自己的心意的,也正因为这样,那条从头到尾只有四句话的短信才让人觉得更加残忍。

门缝间隐约有光透进来。

没有谁比草薙更清楚,这间实验室里早已没有那个身穿白大褂的身影了,实验台后等待他的只可能是成群的怪物和死亡。

他静静地站在原地,良久,他低头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领和头发。最后歪头看了一眼告示牌上的名字,接着曲起手指在门上轻轻敲了几下,微微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温和而坚定的笑容。

“汤川,你在吗?我进来了——”

“哨站54呼叫Choir13,刚刚有人从1983里出来了,请迅速前往接应!哨站54呼叫Choir13...”

一个月前的阴影始终盘恒在心头难以散去,草薙时常半夜从梦中惊醒,即便是开着台灯也久久不能入睡。

而那份被自己拼命尘封了两年的心思,也因那片黑暗中贴上自己额头的花瓣,再也抑制不住的破土而出了。

可草薙心里明白,无论那天自己见倒的一切再怎么逼真,也仅仅只是1983制造出来的空间混乱而已,和做了一场梦没什么区别。

但那扇门却让他成为了任务中唯一一个活着回来的人。

草薙捂住双眼,强迫大脑不再回想那天的景象,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刚回到办公室的有栖川扔下键盘起身去开门,凑上前去发现猫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坏了,模模糊糊的只能看清门外是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

“请问草薙俊平在吗?”

有栖川隔着门皱起眉头,“你哪位?”

外面的人听到有栖的声音后像是反应了几秒,接着令人莫名熟悉的冷淡声音响起。

“开门,有栖川,是我。”

有栖疑惑地把门打开一条缝,接着瞪圆了双眼往后退了半步。

 草薙一拉开门就被喘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内海熏吓得差点心脏骤停,眉毛瞬间皱成了个疙瘩。

“别急慢慢说,哪里出事了?人呢?都撤离完了吗?”

“不...不是...咳...”

 

“汤川老师他回来了!”

“汤川老师你回来了!”

—TBC—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