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凉到透透的

但求能去趟cp
词不达意,很是不爽,就想着招财进宝

小时候怎么也爬不上去的秋千,现在只有膝盖那么高了,荡到最高点才能用脚趾头够到的树枝儿,现在举举手就够到了
曾经这个小游乐场几乎是我夏天的全部,再不就是坐在门口山楂树底下的黑漆门槛上玩过家家,在观音庙的鱼池里用石子儿砸蛤蟆,吃爬山虎的须须(是酸的!)
但最多的时候还是在游乐场里和我哥抢秋千,在滑梯上爬来爬去,五六个人一块玩跷跷板,整天整天的泡在游乐场底下冰乍凉的泉子里搭石头坝(所以现在春秋天膝盖疼的要死)
那俩秋千还是那俩秋千,一块巴掌宽的铁板,两条铁链子吊起来,晃晃悠悠。有一次费了半天劲才爬上去,结果铁板往后一翻,我往后一张,脚掀过头顶,再回过神来正抓着两根铁链,蹲在秋千后面,腾空翻了整整一圈,然而并没留下什么阴影(不长记性),后来依旧玩的很欢
这秋千现在坐上去已经太矮了,那种脚够不到地的感觉还留着身体里,可低头看去,两只脚踏踏实实踩在地上,腿蜷的很是憋屈
五六个小孩咋咋呼呼的跑来跑去,路灯亮起来,也没人愿意回家,除了一个小孩被他爸抱走抓蛐蛐去了
坐稳,蹬地,收腿,伸腿,脚往回收
十年前学会的技巧莫名其妙的用了出来
几乎荡到铁链打平的时候,心跳的很快,快的要撞破胸膛飞起来
地上用石子划着一条模糊的线。
一个小男孩跑进线里,回头大喊。
“别追我啦!我都回家了!”

是啊,我都回家了。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