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中的H2S

搞土味沙雕文学的
第八千八百次发誓不写文了
然后第八千八百零一次动笔

【韩叶】行行行

划水小甜饼,本来想搞点小别扭想了想还是从头甜到尾吧(所以开头的迷之气氛请忽略!)
一个好久不见对象变得格外粘人的老韩,慎!

外面天已经黑了,浴室里传来哗哗啦啦的水声。
叶修端着烟灰缸趴在阳台窗前,看楼下马路上寥寥的行人走近又走远,指间的烟没了又续上。

八月的夜风已经有些冷了,多吹一会就能把人凉透。于是他把烟又一次凑到嘴边,微微温热的气体滑过气管,胸口却还是冰的。

想想,忙忙碌碌中,这一年已经过去了一大半。

季后赛之后兴欣按计划搬到新场地。叶修留在杭州忙活了一个多月,等把整个地方打扫干净,设备全都调试过关,假期已经不剩几天,常规赛也离着不远了。

实话说,叶修是觉得有点对不住韩文清的。

虽然他知道韩文清支持他为了战队尽心尽力,这恐怕也是韩文清喜欢自己很大的一个原因。但他也明白,支持是一回事,高不高兴那是另一回事。

所以当他在QQ上敲出“忙完了,寻思着去你那散散心”,对面秒回可以,接着问自己“飞机票订几点合适”的时候。

他松了口气,心里格外舒坦。

在飞机上的两个小时叶修想了很多。虽然前几天叶秋打电话说爸妈一切都好,还转告他注意休息,可不管怎么样,磨合训练开始前他想回去看看。

最近越来越觉得自己有点多愁善感,可能是年纪大了,自然而然的。

胡思乱想了一路的脑子直到下了机场的接驳车才渐渐清醒过来。

叶修揉了揉微微胀痛的太阳穴,伸长脖子在人群中搜索熟悉的身影,然而看了几圈没见着人。叶修摸出手机,正要拨电话的时候被身后的人撞了个趔趄,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只手抓住他肩膀,把他从人群里拽了出来。

“谢...老韩?可算找着你了。”

还没等叶修开始胡诌八扯,韩文清蓦地张开双臂,使劲抱紧了算是久别重逢的人。几个月没见,恨不得把记忆中有点模糊的眉眼填满整个视线。

叶修一肚子的话一下给噎在了喉咙里,半天磕磕绊绊的挤出一句,“哎...知道你想哥了...还在大马路上呢注意影响...好了好了,先松开,快给你勒死了...”

韩文清闻言松开了手,依然没说话,只是端详着被刚才那个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一跳的叶修。没胖也没瘦,虽然今天赶飞机起得早,眼底有点发青,但是看脸色最近应该休息的还不错。

端详完放下心来,韩文清好笑的看着还一懵一懵的叶修,在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

“醒醒盹,上了地铁再睡。”

“老韩啊,你想好今天干嘛了吗?”

韩文清刷了卡拽着叶修往站台边上走。

“上午回家你先补个觉。”

“上次你说那来着...哦红岛,去红岛敲海虹!”

“行,下午去。”

两人挨着坐下来,地铁缓缓启动。

“去国信旁边那家烧烤店撸串!”

“行,晚上回来去。”

“睡前陪我pvp几盘!”

“行,家里新买了台机子你试试。”

“下车让我来根烟提提神!”

“不行。”

叶修不满的瞪起眼来,眼底却藏着点笑意。

报站声响起,车门缓缓打开。

韩文清沉默了一会,忽然抓住叶修的手。

“过两天一块去看看爸妈?”

叶修一愣,转而笑着看向韩文清。

“行啊。”

车厢沿着轨道前进,驶向下一站。

“站这干嘛?没病找病呢?”

叶修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把烟灰缸扔进一旁花盆里,“屋里热,站这吹吹风。”

黑灯瞎火的,反正也看不清楚,露不了馅。

韩文清皱了皱眉,但没说什么,跟着叶修回了卧室。
熄了灯,又过了一会,韩文清揽住叶修的肩。

“明天自己把花盆拾掇干净。”

当事人摆出“我半梦半醒我迷迷糊糊”的赖皮架势把脸埋进韩文清怀里。

并不吃这一套的韩队长凑到叶修耳边,压低声音又问了一遍,“收拾不收拾?”

“...行行行,知道了。”

—END—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