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中的H2S

搞土味沙雕文学的
第八千八百次发誓不写文了
然后第八千八百零一次动笔

刚才翻旧杂志的时候歌单正好播到燕园情,正正好好翻到最后一页的照片上,是视觉中国1977年的一张照片。这两样东西是初心。
红楼是我唯一一篇五章以上的文,大纲一直在本子里躺着,实在可惜,我目前的知识储备和笔力推不动这个剧情线。但我也不想浪费了这个题材,所以一直想往后搁一搁,等自己能写出点像样的东西来再继续。
其实刚开始也没想写成真正的历史向,不过就是想写在崭新的一年的朝阳下,他们两个站在自行车上,互相扶持,越过层层人群,看着五星红旗缓缓升起的那么一个画面,或是一切尘埃落定云淡风轻后,在外语学院门前的玉兰树下,听着远处礼堂传来一首燕园情,谁也不说话,只是听着那句“眼中未名水,胸中黄河月”静静地站着。

(这人就是在给挖坑不填找借口
(拖出去打死
(好

评论(1)

热度(3)